沙场秋点兵

“你好,宝马展你好!”

白静热情地和田子握了握手,宝马展冷香那只没骨的手只是不修边幅地抖了抖指尖松开,转过身来从上到下打量着她。前段时间,宝马展听说何川和刘思思离婚了。她一点也不惊讶,但是这个未婚妻是从哪里来的呢?看来他根本不是路上的人。他怎么能和刘思思比呢

宝马展宝马展好些了?揣测和打量的眼神里有无形的压力,宝马展既不礼貌也不友好。何川拧了拧眉毛,宝马展刚想说点什么,田子说话了:“刘太太保养得真好,有机会把秘诀教给我们,看不出她是个50岁的人!”

她说有些挤兑人,宝马展白静只比何川大三四岁,白白的时候也没摸到四十。何川见她勾人,宝马展确实和她发生过一些荒唐事,宝马展或多或少吃过零食,但她嫁给老刘后,他立刻和她断绝了关系。他们都是圈里的人,抬头不见低头。他怕麻烦。

他们已经三四年没见面了。凭着他浪漫的个性,宝马展他们把她忘得一干二净。他们走过时不想留下痕迹。白静显然在这里有些磕磕绊绊,宝马展不然他们也不会找田子的麻烦。

何川身边有太多的诱惑,宝马展诱惑太多的时候很难有宽容和耐心。他对自己的感情目前自然是真实的。对此,宝马展她从不怀疑,但她不知道这种热情和新鲜感能持续多久。她说不清是哪一天,他说走就走。所以,宝马展她越动越害怕,整个人都被撕裂了。

御书房

上一页目录下一页